神華國際-探索世界新奇事
你的位置:首頁 > 世界百態 >

竇憲擊敗北匈奴:《燕然山銘》偽刻曾廣為流傳,被寄予政治意義

2024-02-20 09:50:07神華國際

竇憲擊敗北匈奴:《燕然山銘》偽刻曾廣為流傳,被寄予政治意義

竇憲擊敗北匈奴:《燕然山銘》偽刻曾廣為流傳,被寄予政治意義


考古人員在杭愛山《燕然山銘》前工作

近日,中蒙兩國學者經實地考察,確認蒙古國境內杭愛山上的摩崖石刻,即為東漢班固所書的《燕然山銘》,記錄了外戚竇憲統率漢軍擊破北匈奴的歷史。中國歷代文人喜好使用的“勒石燕然”的典故,即由此而來。

在中國文化里,“勒石燕然”乃是朝廷“雖遠必誅”與個人邊塞建功的代名詞。但但具體到這場戰爭本身,其實并沒有多少含金量。

《燕然山銘》偽刻曾廣為流傳,被寄予政治意義


舊傳拓片《燕然山銘》的跋,記錄了張曜命人拓石刻的經過

《燕然山銘》石刻雖然至今才被發現,但其全文收錄于《后漢書》和《昭明文選》之中,歷代文人都有機會誦讀和書寫。

北宋米芾所寫《燕然山銘》(楷書)最為知名。很多人(如董其昌)喜歡臨摹米芾此帖,且寄予一種家國情懷。清朝人王澍回憶,他年輕時總是臨摹不好米芾的《燕然山銘》,直至雍正二年(1724年),聽說朝廷平定青海,“喜而欲狂,乘興臨之”,才臨摹出滿意的作品。①

假的《燕然山銘》拓片也長期流傳于世。

南宋人劉球編的《隸韻》中收有一種《燕然山銘》拓片。清朝時,錢泳見過一種號稱宋拓本的《燕然山銘》,他從字體分析,確定“必是后人重?!?。

到光緒初年,又有一種《封燕然山銘》拓片出現,據說是左宗棠部將張曜駐軍伊犁時,命士兵登上云梯,從石頭上拓下來的。②這個拓本顯然并非真跡。第一,《燕然山銘》石刻不在伊犁,伊犁距杭愛山直線距離有1800多公里;第二,拓本字跡太過清楚,與現今發現的真跡比較,字形與字間距也明顯不同。

當然,對張曜這些隨左宗棠西征的軍事將領們而言,重要的不是拓本的真偽,而是“發現拓本”所蘊含的政治意義。

竇憲“勒石燕然”并沒有多少含金量

1、當時并無邊患,竇憲只是因內部政治斗爭的需要而出征北匈奴

經后世文人的演繹,“勒石燕然”一詞,代表著朝廷大軍征服敵國,安定邊疆的煊赫武功。

但竇憲發動對北匈奴戰爭的初衷,并不在此。

漢章帝死后,即位的漢和帝只有10歲,由竇太后臨朝稱制。竇憲(竇太后之兄)與都鄉侯劉暢爭權,命人將其刺殺,并嫁禍他人。事情敗露后,竇憲被太后禁閉宮中。為從這場內部政治斗爭中脫身,竇憲主動請求領兵出擊北匈奴,立功贖罪。③

早已歸附漢朝的南匈奴(但仍保持高度的獨立性),也恰在此時上書,希望漢朝協助其北征,“破北成南,并為一國”。執金吾耿秉支持出兵,在他看來,消滅匈奴,是歷代漢朝皇帝都想做,而沒有做成的事,現在北匈奴遭遇天災人禍,南匈奴又愿意出兵打擊,正是“以夷攻夷,國家之利”。竇太后為救竇憲脫罪,并趁機擴大竇家在軍隊中的勢力,順水推舟,同意北征。

2、北匈奴衰弱已極,竇憲不必要的勞師遠征,沒什么含金量

被竇憲擊敗的北匈奴,當時已非常衰弱。

據史書記載:從漢明帝永平十六年,到和帝即位前,這十幾年間,東漢先后幾次大敗北匈奴。鮮卑等從前臣服于北匈奴者,也起而與之爭勝,多次大敗北匈奴,甚至殺死了北匈奴的優留單于,“取其匈奴皮而還”。和帝即位前,北匈奴先是陷入內亂,后又遭遇蝗災,部眾20余萬人一次性投降東漢。

面對如此虛弱的對手,竇憲集合精銳之師,“發北軍五校、黎陽、雍營、緣邊十二郡騎士,及羌胡兵”,自然沒有不勝的道理。這也是其“敢于冒險”的原因。④

竇憲擊破北匈奴之役的含金量不高。歷史學者陳序經于《匈奴史稿》中,對此早有定論:

“應該指出,竇憲與衛青、霍去病雖有相同之處,亦有根本不同之點。漢武帝時,匈奴正處在強盛時代,東西北三面與之毗連的各族均被征服。就是南面的漢朝,自漢高祖至漢武帝六七十年間,也一再忍辱和親送禮,只有匈奴侵擾漢朝,漢朝沒有出塞追擊。漢武帝用衛青、霍去病數次攻擊并大敗匈奴之后,匈奴的強盛局面才被打破。雖然漢武帝未看到匈奴單于入朝稱臣,但匈奴之趨于衰弱確是在漢武帝攻擊之后。竇憲時代,匈奴已分裂為南北,又經過鮮卑等的攻擊,匈奴北庭已空虛,所以竇憲才能一舉而空朔庭,再舉而至金微。與衛青、霍去病之臨勁敵于漠北,是不可等量齊觀的?!?/p>

因北匈奴已不構成對漢朝邊塞的威脅,以司徒袁安、太尉宋由、司空任隗為首的漢廷大臣,大多反對竇憲勞師遠征,認為“匈奴不犯邊塞,而無故勞師遠涉,損費國用,徼功萬里,非社稷之計”,“興發軍役,擾亂天下”,乃是“以一人之計,棄萬人之命”。

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尚書宋意的戰略分析。宋意認為:北匈奴與鮮卑相爭,漢廷可坐享漁人之利;若北匈奴被消滅,鮮卑進占原北匈奴的地盤(作為農耕文明政權的漢廷,無力亦無意保有北庭),將成為漢廷更大的邊患。⑤

竇太后無視上述反對意見。


在河南安陽發現的東漢匈奴墓葬

3、鮮卑吸納北匈奴殘部,占領其故地,成為東漢更強大的對手

永元元年(89年),竇憲、耿秉率領大軍,同南匈奴一道,擊破北匈奴于稽洛山。史稱:此役“斬名王以下萬三千級,獲生口馬、牛、羊、橐駝百余萬頭”,匈奴各部先后歸降者有20余萬。竇憲兵至燕然山,勒石紀功。

永元三年(91年),竇憲拒絕北匈奴的請和,組織了第二次北征,在金微山擊敗北匈奴,北單于率部遠走西域。

竇憲功成名就。

宋意的擔憂也變成了現實。

北匈奴余部西遷,并沒有解決邊患問題。鮮卑占領漠北北匈奴舊地,并吸收留下的10萬戶北匈奴殘部,成為東漢在北方最大的敵人。原本已歸附漢廷的20余萬北匈奴人,于永元六年(94年)又在逢侯帶領下反叛。北匈奴人裹脅西域各國,一同侵犯東漢邊郡10余年。呼衍王率領的北匈奴殘部也在西域活動,時常和漢軍發生沖突,前后達60余年。留在漠北的部分沒有歸附鮮卑的北匈奴人,一直活動到5世紀初,才被新崛起的柔然吞并。⑥

北匈奴未除,依舊與東漢為敵;鮮卑崛起于漠北,開始侵擾東漢邊疆。東漢的邊患反而更嚴重了。

你我皆有可能身具匈奴血統

如前所述,竇憲的遠征,在軍事層面并沒有多少含金量。在政治層面,也未能緩解東漢的邊患,而是相反。歷史學者范文瀾認為,竇憲北征后導致“中國北方又出現了一個強敵(鮮卑),邊境受害,比西漢前期更嚴重?!睔v史學者萬繩楠甚至認為,竇憲出擊北匈奴乃是“一場不義之戰”。⑦

今人往往站在兩漢政權的立場,贊頌竇憲“勒石燕然”是一種偉大的“雖遠必誅”。

2007年,有中國學者選擇了北方漢族、南方漢族、拓跋鮮卑、匈奴、內蒙古、鄂倫春、哈薩克等15個族群的DNA樣本,分析了他們之間的血緣關系。研究顯示:由于鮮卑人吸納了北匈奴殘部,“拓跋鮮卑和匈奴之間的確存在著很近的親緣關系”⑧;十五個族群中,與匈奴人的遺傳距離最近的是北方漢族,內蒙古和外蒙古分列二、三位。

為漢廷之“雖遠必誅”血脈賁張的你我,皆有可能身具匈奴血統。


表格來自于長春、謝力等合作論文《拓跋鮮卑和匈奴之間親緣關系的遺傳學分析》,數字越小表示遺傳距離越短

注釋

①(清)王澍:《虛舟題跋 竹云題跋》 ,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5年,第179頁;②王家范、謝天佑主編:《中華古文明史辭典》,浙江古籍出版社1999年,第813頁;③④張啟?。骸墩摳]憲擊北匈奴》,《安徽史學》1993年3期;⑤《資治通鑒》第四十七、四十八卷;⑥林干:《匈奴史》,內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,第98—103頁;⑦莫任南:《竇憲擊匈奴的正義性質及其意義》,《湖南師院學報》(哲學社會科學)1983年第1期;⑧于長春、謝力等:《拓跋鮮卑和匈奴之間親緣關系的遺傳學分析》,《遺傳》2007年第10期;⑨何必、涼風:《匈牙利和蒙古,哪個才是匈奴的后裔》,大象公會2017年8月16日

閱讀排行

隨機文章

網友關注

无码专区无码专区无码专区无码专区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免费A∨不卡 久久天天躁狠狠躁夜夜2019 337p人体粉嫩炮高清在线观看